广州咪表泊位暂停收费后 多路段出现“咪表僵尸车”一停数日

2017-04-26 08:49:00

【导语】:自4月1日起,广州市中心城区城市道路九成咪表泊位暂停收费,至今已接近一个月。羊记近日巡城发现,上班工作时间段,医院、政务中心附近的咪表泊位本已一位难求,竟然还会有不少“咪表僵尸车”一停数日都没有动过,使车位需求量大的中心路段“停车难”愈演愈烈。

暂停收费后

暂停收费后 咪表僵尸车一停就是几天

  暂停收费的咪表泊位滋生侵占公共资源乱象,有关部门对此为何没有超前意识?业内人士呼吁尽快出台后续监管措施

  文/图 金羊网记者 许琛 张豪

  自4月1日起,广州市中心城区城市道路九成咪表泊位暂停收费,至今已接近一个月。羊记近日巡城发现,上班工作时间段,医院、政务中心附近的咪表泊位本已一位难求,竟然还会有不少“咪表僵尸车”一停数日都没有动过,使车位需求量大的中心路段“停车难”愈演愈烈。

  业内人士认为,暂停收费的咪表泊位滋生诸多乱象,不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亟须出台后续处理措施。据透露,广州市停车场协会已就咪表泊位的处置成立课题,下月将向广州交委递交调研报告。

  抢位乱象

  免费“午餐” 多路段出现“咪表僵尸车”

  曾经1小时16元的咪表泊车收费令车主大呼顶不顺,多个路段由于提高停车费之后,境况冷清,在经过大数据分析之后,逐渐取消了咪表。但暂停收费之后,咪表泊位成了最受车主青睐的免费“午餐”。

  4月20日晚上7点,记者来到餐饮食肆密集的广利路,很多来吃饭的车主将车停在了路边,40个咪表停车位被“抢”一空。广利路只在南侧设有咪表停车位,而在北侧则没有。由于咪表停车位已满,前来吃饭的车主也有不少将车违规停在北侧。记者针对咪表停车位上车辆,对车牌号一一进行记录。

  当记者4月22日同一时间段再去看时,对照着原先记录的车牌号统计发现,超三分之二的车辆仍然停在那里,没有挪过位置。其中只有两辆车移动了车位,但仍然停在这条路上。

  随后记者来到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附近的天强路和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北门的华强路,记者用同样的方式统计发现,原本天强路一侧12个咪表停车位,竟然有6辆车仍然停在原处,记者注意到,有的车辆挡风玻璃上甚至落了些许枯叶,看样子停在这里不止两天了。

  而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北门的华强路,像这种“咪表僵尸车”情况稍微好一点,约有四分之一的车辆没有挪动,由于到了夜晚,前来看病的人减少,还有三五个空的停车位。

  为了长期霸住停车位,不少车主都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在同福中路,不少商铺的店主向记者反映,以前这个路段车位流转得很快,而且泊位从来就没有满过。现在每天都停得满满的,而且几乎都没有车动过,其中不少车几乎从4月1日就停到现在。记者看到,车上已经落满了落叶和厚厚的灰尘,打“持久战”的车主干脆给车子套上车套,避免户外风吹雨淋。

  一位难求

  办事车主停车更难了

  “咪表僵尸车”的急剧增加,却让真正有需要的车主徒叹奈何。

  4月21日上午9点,记者又来到华强路,尽管还没到通勤时间,22个咪表停车位均停满了车。记者在现场观察了半个多小时发现,不少看病的市民兜了几圈都没有找到咪表停车位,最后只好转移到附近的商场停车位。

  记者询问附近商场保安人员是否咪表暂停收费会影响商场停车场,该保安人员告诉记者,咪表收不收费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这附近人流量比较大,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开车来医院看病,车位供不应求。“每天上午9点之后咪表停车位基本上都是满的,只要有一辆车开走,马上就会来下一辆。”

  大约10点,朱先生将车停在华强路东侧的一个车位,原本停在这里的中巴车刚刚开走。朱先生跟妻子带着三岁的小孩来看病,他叹了一口气,“我在这附近绕了三个圈才等到这个位置。”像朱先生这样的还算幸运,记者观察半个多小时,离开的车辆寥寥无几,多数前来看病的车主只好把车停在附近的商场停车位。

  除了医院附近,政府公务办事点附近的车位也同样紧张,记者10点半左右来到珠江新城华利路、华就路一带,附近除了密集的写字楼,还有广州政务服务中心、广州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等办事机构。记者看到,华就路南侧的18个咪表停车位早已停满了车。

  “附近的车位本来就不好找,以前来办个事,为了方便和快速就在路边咪表停一下,基本都有位置。现在倒好,泊位全部停满了,这让真正需要的人遭遇真正的‘停车难’。”前来产权中心办事的李先生说。

  无人看守

  停车不规矩,车位利用率低

  除了不少咪表停车路段出现“一位难求”的画面,记者走访还发现,由于很多咪表管理员已经不在岗,停车也少了人“指挥”,虽大部分的车主停车秩序良好,但是仍然有一些占道、压线、不按顺序停车等“不规矩”的情况发生。有的车身并没有完全进入车位,有的车与车之间间隔太多,车位利用率非常低。

  4月22日下午7点,记者再次来到广利路,咪表值班亭也已经“人去楼空”,路边的咪表也已经拆除干净,就连铁杆也不见踪影。记者看到,在暂停经营和收费的原咪表泊位P牌均有“请顺向停放车辆”的提示,提醒车主车辆停放的方向须与泊位所在道路车行方向一致,但仍有个别车主逆向停放车辆,或是摆得歪歪斜斜。

  记者看到,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停放的位置,刚好占据了两个停车车位各一半的空间。

  而记者粗略统计至少有5辆车出现了这样的停法。“这条路本来人流量就很多,车位非常紧张,咪表停止收费,现在也没人管了,就出现了这样的乱停现象。”正在寻找停车位的车主王先生抱怨道,他希望停车收钱,那样就会有人来管理,才会更好地利用现有的停车位。

  在天河区华旭街的咪表泊位上,堆放了横七竖八十几个沙袋,记者向附近的街坊询问沙袋的来历,竟没一个人说得清楚,只知道从暂停收费开始,就堆在那里了。而在海印大沙头路的两个咪表泊位被一堆沙子占据。附近的街坊说,这里的咪表基本都满足了购物人群的需要,以前有专人管理,还算规范,一旦没人管理,路边也成了工地。

  24日下午,在先烈中路财富广场路边的咪表泊位上,一辆小货车硬是将车头挤进免费的泊位中,但一半车身却露在外面。记者现场看到,这种不规范的停车方式很快被巡查的交警发现,当场开具了罚单。

  行业取经

  停车场协会赴深圳 考察新式路内停车

  在连日的调查中,咪表收费杆已经被连根拔起,这是否意味着广州咪表将完全退出历史舞台,还路于民。

  广州市停车场协会潘国璠认为,协会调查过国际和国内大城市,都有咪表泊位的存在。广州的路内停车原本总共有3.5万个,即便是取消了5000个咪表泊位,属于街道管理的3万个路内停车位还继续存在,而且是全人工收费的形式,更加落后。

  “不可否认,路内停车目前是路外停车最好的补充。”潘国璠说,如果完全取消路外停车,依靠一直倡导的机械式立体停车来解决,也是一种办法,但无奈的是,地块和投资商都相对难找,一直发展得很慢。

  潘国璠透露,停车场协会近日将赴深圳进行考察,方向就是新型的路内停车。据悉,深圳的咪表已经迎来了一场“改头换面”智能化升级,改造后的咪表泊车位均安装了地面地感器,通过地感器,咪表能自动检测车辆的停放状态,实现对设备状态、车位状况、刷卡情况和停车时长的实时监控。

  “目前,咪表泊位暂停收费接近一个月了,但相关的调研和论证工作一直没有完全展开,原本交通部门拟就咪表泊位一事成立咨询委员会,但至今未有进展。停车场协会月初就启动了调研工作,下月将会形成实质性的操作建议报告,递送广州交委。停车场协会最近也频繁到外地进行考察,就是希望届时给政府的建议更有理论基础。”潘国璠说。

  对此,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明认为,未来停车需求大的地方设置咪表位,否则撤销。学校、医院则是个老大难,医院门口永远拥挤不堪,学校上学放学时也一样,这个该如何解决真要费费脑子。“现在咪表停车又面临十字路口,我们只希望如果继续保留咪表停车位的话,那么招投标程序应该更加公开透明一点、收费标准更加公平合理一点。”曾德明说。


【转载请注明转自南沙招聘网http://www.nsjob168.com

在线咨询
客服热线
14748119938
企业招聘热线
020-28143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