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家暴法实施一周年 多家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只有个位数

2017-03-01 08:55:49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满一周年,法律摁住家暴的“拳头”了吗?记者近日从广州多家基层法院了解到,自反家暴法去年3月1日实施以来,广州地区发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比较少,多家法院一年来发出的保护令都是个位数,例如天河法院6件,白云法院5件,花都法院3件,荔湾法院2件,黄埔法院至今仅1件。

法官分析,人身安全保护令在现实中面临审限短、举证难、执行细则处于空白状态等困难。除了让受害者知道如何收集有效证据、使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社会也应集合各部门之力,让人身保护令发挥“护身符”的作用,而不只是“一纸空文”。

家暴案件除了夫妻之间

也涉及兄弟、母女

申请保护令不是配偶之间的专利,依据反家暴法,其他家庭成员之间或者同居关系、委托抚养关系等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都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记者梳理了广州五家法院发出的17件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发现受害人与施暴者多为夫妻关系,但也有发生在其他近亲属之间,包括母女、兄弟等。花都法院、天河法院和荔湾法院发出的保护令全都发生在夫妻之间,白云法院曾对遭受母亲暴力威胁的女儿发出保护令,黄埔法院目前发出的唯一一份保护令,是保护遭受兄长跟踪恐吓的弟弟。

值得注意的是,依据反家暴法,遭受精神暴力也可以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但受访法官坦言,精神暴力属于隐性暴力,认定难度较大,目前因遭受精神暴力申请保护令的案件也较少。记者统计发现,广州多家法院目前发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中,受暴者都是遭受了明显的身体暴力。

案例一:弟弟被哥哥骚扰纠缠

数年来,因为父亲留下的房子等财产纠纷,张氏两兄弟矛盾日益升级,难以调和。2011年10月的一天,哥哥来到弟弟的住所,用砖头砸坏两扇不锈钢门。同年11月的一天,哥哥又在弟弟住所内点火燃烧屋内家具,造成神龛烧毁,随后,黄埔法院以放火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哥哥有期徒刑3年2个月。

哥哥出狱后仍对弟弟纠缠不休,弟弟无奈只好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认为,弟弟的申请符合反家暴法规定的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裁定禁止哥哥骚扰、跟踪、接触、谩骂、殴打弟弟,禁止哥哥在弟弟住所50米范围内进行活动。

案例二:妻子遭丈夫持续家暴

据阿萍(化名)称,婚后她遭受到丈夫阿浩(化名)的持续家暴,理由千奇百怪,有时是心情不好,更多时候是阿萍未满足丈夫的性要求。除了对阿萍毒打、掐脖子,脾气暴躁的阿浩还曾用粗棍子、扫把打孩子的头背。

忍无可忍的阿萍向越秀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并提交了病历、报警回执、孩子被丈夫打骂的照片、自己遭家暴后受伤的照片、丈夫的多份保证书和社工出具的服务证明。法院认为阿萍提交的证据全面、充分,共同证明了家庭暴力的事实,裁定禁止被申请人阿浩对申请人阿萍实施家庭暴力和禁止被申请人阿浩骚扰申请人阿萍的正常生活。

法官支招:遭家暴可从七方面收集证据

受暴者申请人身保护令,需要达到法律要求的证明标准,才能得到法院支持。对此,受访法官建议受暴者在遭受家庭暴力时,可从以下七个方面着手收集证据。

1身份信息材料:包括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身份证、户籍卡、居住信息在内的能证明公民身份信息的材料。

2关系证明材料:包括结婚证、户口簿等材料证实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存在婚姻关系、亲子关系、亲属关系、同居关系、抚养关系等。

3公安机关证明:公安机关的相关证据材料作为官方证明力最强的种类,是最应当重视的。在受到家庭暴力侵害时,受害人要及时报警并配合警方固定证据。法院审理案件时,可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认定家庭暴力事实。

4医院证明、病历资料等材料:通过提供因遭受家暴而前往医院就医的诊疗记录,结合确切的事件经过、受害人对于加害过程的描述,能相互印证家庭暴力行为的存在。

5证人证言:家庭暴力受害者的亲属、朋友、邻居、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知道了解相关家庭暴力情况的,都可以作为证人提供证人证言,证明家庭暴力行为的切实存在。

6音、视频资料:包括录像、录音、照片等音、视频资料。无论是对人身的直接伤害,还是通过打砸财物、言语行为间接威胁,都可通过录音、录像、摄影的形式将证据固定,反映遭受家庭暴力的真实状况。

7妇联、居(村)委会、受害人单位、法援机构、人民调解组织及其他社会组织的证明:受害人遭受家暴时,可以向以上组织求助,相关机构的证明亦可以作为证实家暴行为的证据。




【转载请注明转自南沙招聘网http://www.nsjob168.com

在线咨询
客服热线
14748119938
企业招聘热线
020-28143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