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男子老婆不见了打儿女 带刀上门打砸岳母家

2017-01-12 09:28:54

近日,家住蓬江区贯溪市场附近的李姨接连遭遇“横祸”,不仅大门被砸,家里的桌子也被砸烂,谁这么无法无天?这个人说出来您可能不相信,肇事者竟然是李姨的女婿。这女婿和丈母娘有什么仇什么怨?社区发言人屏姐带您去了解一下。

社区发言人屏姐 跟班记者 小礼 “暴力女婿”让人怕 就连岳母也遭罪

李姨:“这里一个鞋印,这里烂了,全部都烂了。”

屏姐:“是踢烂的?(李姨:是的。)你是碰到贼了还是什么问题?(李姨:碰到了我的女婿。)”

李姨的丈夫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全靠李姨一个人将一儿一女拉扯大,5年前女儿出嫁,本以为自己可以尽享天伦,想不到却是噩梦的开始。这已经不是女婿阿铭第一次闹事,之前还砸烂了她家的桌子。这次女婿来势汹汹,甚至还带刀上门。

李姨:“这里就是他用刀(划的),这些刀印。(屏姐:他就拿着刀在门口砍?)我就知道他戴着手套,还带人来,不是他一个人,还带着一些男人来,他说你报警吧派出所来我也不怕你。”

由于女婿情绪太激动,不断在门口闹事,李姨只能报警。但是在警察面前女婿丝毫没有收敛。

李姨:”有警察在这里,他就摔坏了我的手机,(屏姐:在警察的眼皮底下摔坏的?)就是抢过来摔的,就这样抢过来(比划如何摔)。”

屏姐:“你门口的香炉什么的都烂了。(李姨:香炉都烂了。)他是来让你开门你不开还是什么问题呢?”

李姨:“问题就是,他说我的女儿从他那走了,我也不知道,现在他来闹事,全部打烂了我的东西我才知道我的女儿不见了。”

屏姐:“我知道了,现在就是女婿到外母这找老婆,老婆走了他就将火发泄在这扇门上。”

李姨说,女儿已经有三个月没和她联系了。得知女儿失踪后,李姨赶紧报警,不过到现在仍然音信全无。她认为,女儿的出走,与女婿的暴力倾向有关。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李姨:“我的女儿发烧向我要钱,她说阿铭都没钱给我(看病),还说要打我,不停打我,你不信你问一下家公家婆,他们看到了也不出声的。”

屏姐:“她以前有没有因为家暴向你投诉过?”

李姨:“有,打到我女儿的膝盖都发紫了,打得很厉害的,打得耳朵都聋了。”

李姨说,女儿出走后,女婿又将气撒到外孙和外孙女身上,甚至半夜喝醉酒回来就直接将外孙打醒。以前李姨一直教导女儿要忍,但是现在发现这并不是办法。

屏姐:“现在有《反家暴法》,维护妇女的权益,打老婆绝对是犯法的,现在不是将其看成是家庭纠纷了。”

屏姐希望李姨和她的女儿能够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但是现在李姨都不知道女儿到底流落何方,同时她还担心外孙和外孙女继续遭到“毒手”,因此希望发言人屏姐先做做女婿阿铭的思想工作。但是当屏姐赶到杜阮镇子绵村,只见阿铭家的大门紧闭,屏姐只好拨打他的电话。

李姨的女婿阿铭:“我有自己的理由,只是喝多了一点酒,叫她开门叫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才开始耍流氓。(屏姐:你也觉得自己是耍流氓,你能感觉到是吧?)是的,当时我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屏姐:有时冲动真是魔鬼。)现在搞得我也头痛。”

阿铭说,他也知道自己“太冲动”,但是他老婆也做得“很过分”。

李姨的女婿 阿铭:“她在家里只顾着玩手机,连她女儿都不看的,我听老婆说她想离婚,但是我去到民政局,一个人都不见。(屏姐:你觉得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没办法找到任何人沟通,是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大家刚才也听到了,这阿铭也承认自己殴打老婆,是酒后耍流氓。那么,阿铭为什么要对自己的亲人耍流氓,为什么要多次殴打妻子,威胁岳母?听听他怎么说。

屏姐:“其实你们两公婆要离婚也好,感情去到哪一步也只有你们才能感觉得到,包括你们选择离还不是离,我觉得都是你们年轻人做决定。”

李姨的女婿 阿铭:“靓女,你听我说,她的女儿跟我说,有什么事就找她妈。”

李姨:“阿铭我问你,我有什么对不住你的,你可以说出来,我什么时候不听你的电话,我打电话给你,你不认我这个外母。”

阿铭说自己找不到人沟通,只能找岳母,但是岳母又不面对他,所以他才去砸门。但是李姨却说是阿铭自己不认她这个岳母,拒绝和她沟通,双方各执一词。不过李姨认为可以肯定的是,女儿离家出走就是因为阿铭的家暴。

李姨VS女婿阿铭

李姨:“我问你,是不是她感冒发烧你不给钱她看病,还要打她?”

阿铭:“她是你的女儿。”

李姨:“她是你老婆她有病你不管她吗?你是不是拿了一万块?你不给她看病你用得完吗?一万是给你不是给我女儿。”

阿铭:“用得着说以前的事情吗?”

李姨:“那你现在打烂我家里的东西对不对?”

阿铭:“是不对。”

李姨:“需不需要自己反省一下?”

阿铭:“现在正在反省。”

李姨:“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这个外母哪里对不住你?”

阿铭也承认,李姨作为岳母确实做得不错,并答应不再骚扰岳母。另外考虑到两个子女,他也不愿意离婚。

屏姐:“她为什么要和你离婚呢?你自己有没有检查过呢?”

李姨的女婿阿铭:我知道怎么回事,她说我之前整天打她,但是今年之内我就没动手打过她。

李姨:“就今年,打我女儿十次八次,我拿人头担保,你别说没打。(阿铭:我自己做得那么辛苦,我不可能不喝酒。)”

屏姐:“但是你喝大了打老婆,现在是家暴,就凭这一条法院就可以判你离婚。(她出去玩我才开始家暴。)”

李姨认为阿铭谎话连篇,根本不相信他今后不再家暴。前天,李姨再次打来电话,说女婿阿铭又去他家里闹事。而截止发稿前,李姨还是没有女儿的消息。

把自己的老婆打得不敢回家,并且一再迁怒于丈母娘,还为此振振有辞,阿铭的家暴行为可以说不仅越过道德底线,而且触及法律红线,我看不仅他自己要深刻反省,建议妇联和辖区派出所也应该及时介入,确保几位遭受家暴当事人的人身安全和其他合法权益。




【转载请注明转自南沙招聘网http://www.nsjob168.com

在线咨询
客服热线
14748119938
企业招聘热线
020-28143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