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广州公厕情况盘点 计划4年增500公厕

2016-04-12 09:07:46

广州将增改上千座免费公厕

余叔的厕所在菜市场旁的二楼,如今挂上转让的牌子。

  广州将增改上千座免费公厕

  “私厕”之困:收费被诟病 不收费怎么经营下去?

  日前,广州日报报道了60岁守厕人余叔的尴尬故事,虽说市场已暂停收费,但后续的赔偿问题却迟迟未能得到解决。记者走访了解到,在广州仍有不少收费公厕,都是“私厕”公用,随着免费公厕的铺开,这些“私厕”遇到客源减少的问题。收费公厕是否合法,停收之后何去何从,这些问题摆在他们面前。据估算,广州市目前公厕缺口至少达上千座,这也是私厕存在的原因之一。广州市城管委透露,目前公厕专项规划正上报市政府,拟于2020年前新增500多座、改造800多座免费公厕,以破解如厕难题。

  余叔:欲退出却无补偿

  “我现在正在回英德的路上,补偿事宜还没得到解决,我回去跟家人商量一下,看看是否要走法律途径。”昨日上午,老余在回老家的大巴上跟记者通电话。3月31日,广州日报刊出报道《六旬守厕人盼成“公”家人》,向读者说出了他的故事,当日,他的公厕被停止收费,不过,后续的补偿等问题却一直没有着落。

  “即使他请我我也不想干了,不过我希望他们能还回我的押金和建设投入。”余叔说,除投入资金建了扶手外,他还建了木板房,总投入约万元。不过,在停止收费后,余叔称曾多次与市场管理方接触,但对方态度并不好,还埋怨他找了记者,如今对此事也不管不问。

  3月31日后,余叔还继续打理了三天公厕,但因为身份不明,他不知道这样的投入有无回报,于是停了下来。几天前他发现,一个老婆婆出现在公厕里清洁。“她年纪看起来都80岁了,还问我1000元一个月干不干。”余叔称,趁着周末,他想回一趟老家,然后继续商讨赔偿事宜。让他觉得困惑的是,为什么自己投入了这么多却得不到任何补偿呢?

  现状:私厕收费遭诟病

  事实上,除了余叔之外,收费的“私厕”在广州仍有存在。据余叔说,在白云区就有不少市场配套的私厕存在收费现象。广州日报记者走访了解到,在天河、海珠等市中心区,也有类似的“私厕”存在。

  在海珠区万松园市场与广州银行之间有一处极小的“公厕”,一张桌子放在“公厕”旁,上面写着收费五角的字样。“公厕还要收费吗?”面对记者的疑问,这位阿姨表示是“私厕”,所以要收费。记者发现,该私厕相对独立,不分男女,但有两个蹲坑,里面异味不大,还有蚊香等驱蚊除臭。

  在天河区元岗牌坊附近也有一间收费“公厕”,在主干道天源路上就可以看到醒目的“公厕”两字将需要如厕的市民引到“公厕”处。等到了目的地人们才发现,这间“公厕”竟要收费。记者走访发现,在该“公厕”门口处有一顶蓝伞,一个大叔正坐在此处收费,旁边甚至还放着电视,显然已收费颇久。旁边一张板子上写着“先交钱后如厕,每位收费一元”的字样。“为何公厕还要收费?”不时有被指引过来的市民质问,不过大叔则保持了沉默,直到交费之后,憋得不行的市民才能入内。

  “私厕”之困:

  依托市场而建 受公厕冲击人流减少

  自2007年起,广州宣布所有政府管理的公厕已实现“基本免费”。随着公厕的铺开,收费的私厕越来越受到冲击。

  2008年,余叔承包松洲花园肉菜市场的公厕时,仍有相当可观的收入。“那时,每个人只交2角,但那时候每天的人流量要超过500人,每天收入超过100多元。”如今,虽然收费为每次5角,但收入却越来越少,“现在每个月除掉水电费还赚不到两千元,普通环卫工的工资都三千多元了。”他说。

  无独有偶,在万松园市场不远处就有一间免费的环卫公厕,万松园私厕生意并不是太好。记者发现,收费的阿姨还做起了收废品的生意。元岗牌坊附近“公厕”则因蓝底白字的指示牌“截和”附近免费公厕而在2013年遭曝光,但如今该收费厕所仍在运营。


  记者发现,不少私厕都是依托市场而建,如万松园私厕依托万松园市场而建;元岗牌坊附近的厕所除靠主干道外,旁边也有一个市场;此前多次被曝光的广州火车站收费公厕则依托广州火车站地下商场。不过,市场方回应,厕所供档主使用,因存在水电费等成本而不得不采取收费的办法。

  收费究竟合法吗:要收费 有程序!




【转载请注明转自南沙招聘网http://www.nsjob168.com

在线咨询
客服热线
14748119938
企业招聘热线
020-28143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