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缴够年限了,为什么还要再缴费,那要缴到什么时候呢?

2016-01-05 09:14:27

近日有关“研究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的提法激起极大讨论。对此,有社保专家认为,应该建立老年人医疗保障制度,并配套其他医疗保险改革。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最新一期《求是》杂志上发表《中国经济最大潜力在于改革》一文,提出改革医疗保险制度,建立合理分担、可持续的医保筹资机制,研究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建立与筹资水平相适应的医保待遇调整机制。其实,早在12月中旬,楼继伟已经在署名文章《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上提出,研究实行参加职工医保的退休人员缴费政策。

  这个提法一石激起千层浪,有网友提议降低医疗费用,而不是提高缴费。网名为“快乐”的网友直言:“应该降低医疗费、降低医疗器械价格、降低医药费价格,而不是增加医保费。增收老人医保费,医疗费不仅不会降,反而会倒涨,会形成恶性循环。”

  “已经缴够年限了,为什么还要再缴费,那要缴到什么时候呢?”娟姨刚刚在上个月领到养老金,当听到退休职工仍需缴医保费的消息,她表示十分不解。她说,目前2300多元的退休金,在广州只能说“刚够”。

  已经退休十多年的邓阿姨就认为,在保证退休金收入的同时可以“酌情缴费”,“可以根据工龄、缴费多少等划定缴费标准。国家也没有这么多资金,现在退休的人有几千万,国家怎么承担呢?”

  职工医保基金支出比收入高2.5%

  “很复杂的原因造成目前医保基金比较吃紧。”有不愿署名的社保人士指出,制度设计时精算没有做好、历史积累也不够,政府、企业、个人以及中央和地方之间的责任分担也不够清晰,种种原因导致了今天基金吃紧的局面。“最低缴费年限15年,要管退休后的医保费用,哪里够呢?现在很多做法都只能用在职人员的缴费补。”

  该人士指出,要保持基金的可持续运行,需要开源节流,但目前能用的开源节流办法已经没有多少。“开源无非是提高费率、扩面,现在医保已经做到制度全覆盖,很难再扩面。企业和个人缴费水平也已经很高,不能再提高。节流方面,由于承担医改等很多责任,也很困难,所以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

  据了解,广州市医保基金结余较多,但支出增幅也比收入增幅快2个百分点。而全国来看,“十二五”时期全国职工医保基金支出增幅比收入增幅高出了2.5个百分点。

  楼继伟也在《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一文中指出,社会保险制度没有体现精算平衡原则,基金财务可持续性较差。政府、企业、个人以及中央和地方之间责任分担机制不合理,收入保障和提供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的职责过度向政府集中,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服务机构运行机制比较僵化。社保制度条块分割,衔接配套有待加强,碎片化问题突出。

  涉及修改社保法问题

  上述社保人士指出,目前只是提出“研究实行”,因为涉及修改《社会保险法》,因此要到真正实施估计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至于如何缴费、保障水平如何还是后话。“是按照退休金作为缴费基数还是按照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作为基数,缴费比例多少,这些都有待上层设计。”

  根据社会保险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个人,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累计缴费达到国家规定年限的,退休后不再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按照国家规定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待遇。

  未达到国家规定年限的,可以缴费至国家规定年限。以广州市为例,退休延缴人员缴费比例为10%,缴费基数为上年度本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2014年度广州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为6187元。如果退休人员缴费参照这个做法,那么,每个月要缴纳的医保费达300多元。

  建议延长最低缴费年限

  “我不赞成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的做法。”中山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申曙光认为,目前来说,企业和个人的缴费压力太大,迫切需要改革,但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制度是“下错药”。

  “老年人用了大部分医保基金是事实,但老年人只有退休金,没有更多的收入,要缴费有困难。”

  申曙光认为应该通过其他途径解决医保基金收支压力的问题,比如建立老年人医疗保障制度,而不是实行退休人员缴费,老年人不缴费,医疗保障由国家财政、社会慈善等承担相应责任。

  申曙光表示,除了建立老年人医疗保障制度以外,还需要配套其他医保改革,比如延长最低缴费年限,“最低缴费15年就能享受一辈子的待遇,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做法。”

【转载请注明转自南沙招聘网http://www.nsjob168.com

在线咨询
客服热线
14748119938
企业招聘热线
020-28143003